亲兵撤退 资本离弃 玉红再被抛弃

发布时间:2019-05-18 14:29:06 来源:守信娱乐-守信娱乐网址-守信娱乐官方网站点击:49

  玉红,区块链三点钟社群发起人,人称“红姐”的区块链界大佬,去年被散户抛弃。现如今,他似乎正在被同事及资本抛弃。

  3月15日,无锡唔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唔哩科技)发布监事辞职公告,跟随玉红多年的监事杨阳宣布离职。今年以来,已陆续有多位高管离开唔哩科技。唔哩科技是玉红掌管的新三板上市公司,也是玉红旗下产业中,少有可以便捷获得融资的实体,如今却深陷泥沼。

  而玉红本人,从去年9月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后,就再未露面,唔哩科技能否度过难关,尚不得知。

  亲兵撤退

  2016年3月,玉红团队进驻新三板上市公司无锡朗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朗源科技),该公司2018年2月更名为唔哩科技。

  玉红亲任朗源科技董事长、法人代表,并先后安排一众亲兵担任了这家公司的高管。包括财务负责人武红霞、董事会秘书兼任副总经理的黄泽林、监事会主席杨阳、以及监事杨雪和邓越。他们都是玉红另一家必发888公司——霍尔果斯唔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

  其中黄泽林和杨阳,都是90后,被玉红大胆启用,在朗源科技担任要职。

  然而,这些亲兵近期纷纷撤退。

  根据唔哩科技的公告:2 月 21 日公司董事、财务负责人武红霞递交的辞职报告,自辞职报告送达董事会起辞职生效;

  2 月 28 日公司收到董事兼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黄泽林递交的辞职报告,自辞职报告送达董事会之日起辞职生效;

  2019 年 3 月 15 日公司董事会收到监事会主席杨阳递交的辞职报告,将在公司股东大会选举出新任监事之日起辞职生效。

  亲兵离场背后,可能是唔哩科技以及玉红自身财务状况的恶化。

  根据唔哩科技的财报,公司从2015年开始亏损,2016年玉红团队进驻后虽然向公司置入了霍尔果斯唔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但亏损更加严重。2016年全年亏损5300万元,2017年亏损超过1亿,2018年上半年已经亏损2853.5万元。

  2018年下半年该公司财报尚未披露,但是并不乐观。原因是唔哩科技原本从事给高端车型(如奔驰,宝马,奥迪,广本等)车主进行售后电访的电话服务呼叫中心,玉红进来后,公司主营转向直播、短视频(2016年是直播元年,全国涌现出上千直播平台)。但去年上半年,全公司营业收入只有区区39.5万元。

  去年下半年,直播及短视频行业洗牌更加严重,全民直播、熊猫直播等较大平台都出现了关门潮,而唔哩科技的直播平台“要播”以及短视频平台“SEEU 时刻”几乎没有什么声量。

  根据酷传网数据,“SEEU时刻”几乎没有什么下载量,偶尔的出现下载高峰,也会出现几乎同等量的删除量。

  如果没有重大事项扭转,去年下半年唔哩科技的财报数据可能会更加难看。

  资本已不信任

必发365

  亲兵吹起“撤军号”, 唔哩科技的一则报告凸显了资本方也已对玉红不信任。

  2019 年 2 月 22 日,唔哩科技公告称,该公司查询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证券质押及司法冻结明细表》知悉玉红 1,414,936 股股份被司法冻结。原因是2018年12月17日,深圳慧智聚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深圳慧智聚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中信资本下属全资子公司,2017年8月,通过增发持股的方式,进入唔哩科技,持股7.72%。

  此次投资是中信资本败笔之一,今年3月12日,部分投资者去香港中信资本门口维权,投资唔哩科技也是造成投资损失的案例,被媒体曝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中信资本持股唔哩科技只有7.72%,但申请保全,冻结玉红持股的比例高达17.4092%。

  此外,唔哩科技的持续督导主办券商安信证券也对唔哩科技越来越不信任。安信证券在2月22日公开称,根据对唔哩科技高层的访谈,截至2018年年末,公司净资产存在为负数的可能,公司存在资不抵债的风险;根据现场走访,公司资金周转困难,相关工作人员大规模离职,公司主营存在停滞风险。

  玉红把钱弄到哪里去了?

  令人唏嘘的是,当唔哩科技原创始人陈雪晴将朗源科技交到玉红手中的2016年,该公司净资产高达4956万元。两年后,就被玉红弄了个资不抵债。

  这当中玉红还进行了两次融资,融资额接近1.83亿元。

  第一次融资发生在2016年6月,唔哩科技前身朗源科技向自然人邓朝晖、上市公司升华拜克(现更名为“瀚叶股份”)、及深圳灿基佳业增发20%股份,融资1亿元。每股作价66.67元。

  时隔一年,2017年8月,朗源科技再次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向中信资本旗下基金融资8368万元,每股作价133.33元。

  要知道,2016年3月份,玉红以现金534万元的价格收购朗源科技50%股份,每股收购价格仅仅为1.78元。交易完成后,玉红取得朗源科技控制权。

  在朗源科技经营情况并非大幅改善,在玉红收购朗源科技仅仅3个月后,第一次融资股价就暴增36倍;一年多后,第二次融资股价暴增73倍,着实让人大跌眼镜。

  (题外话:对于一个连续亏损的公司,投资者花如此高价,这些投资机构真的专业?)

  融资这么多钱,玉红把钱弄到哪里去了?通过2018年上半年的年报或可见一斑。

  公司三大费用中,销售费用共耗资1464万元,其中市场推广费用掉了1185万元,但带来的产出并不匹配。根据前述的酷传数据,SEEU时刻上半年只有一天出现过160万的下载量,其他天数几乎没人下载,而且下载区动仅仅出现在VIVO一个渠道商,是极不正常的。该公司销售人员在2018年上半年大幅减少,从24人降至14人。

  管理费用共计1000万元,其必发365中研发费用585万元、职工工资268万元。对于软件开发类的企业,研发费用实际上也是研发人员的薪水,该公司研发人员在2018年上半年年末加上管理人员总计34人,他们2018年上半年人均每月4.18万元成本,显然已经是互联网行业中的高标。

  根据安信证券披露的信息,下半年唔哩科技经营继续恶化。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就这么濒临破产。

  与此同时,玉红在2018年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区块链行业大佬,他先是根据自己过去在互联网界的名望,建立了三点钟社群;接着,一个融资数亿元的空气币项目XMAX的幕后也直指他。至于唔哩科技公司的快速衰落,和XMAX项目是否有关不得而知。

  但是,这些年,韭菜、机构、员工却已经不对玉红再抱有信任。玉红在互联网积累的名誉包括:掌趣游戏董事长、奇虎360副总裁等或逐渐被人淡忘。

  (来源: 互链脉搏)


必发365 必发888